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滬公園夜游活動頻被秒夜公園如何更出彩

发布日期:2021-07-11 06:34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6月,上海個別小區發生的“貉咬狗”事件,一度讓貉這種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陷入“妖魔化”的窘境。

  究其原因,還是在於大部分居民對貉缺乏了解,反映出野生動物知識普及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其實,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以上海動物園為代表的一批滬上公園就陸續開啟了夜游活動,2019年上海動物園鄉土動物區開放后,立即成為當年夜游活動的重要打卡點,讓喜歡在夜間出沒的“上海土著”貉走進了大家的視線。

  不過,在一片叫好聲中,上海多座公園的夜游活動也暴露出供給跟不上需求、同質化等問題,此外,對於公園夜游活動能否兼顧科普與環保的質疑,也從未停歇。

  在上海,上海動物園、上海植物園、辰山植物園、共青森林公園、上海野生動物園等公園或景點都在夜游活動的開展上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分別推出了“動物奇妙夜”“暗訪夜精靈”“辰山奇妙夜”“探秘夜森林”等夜游活動。

  一種是有良好動物資源基礎的專類公園,夜游活動的路線設定主要圍繞夜行性動物展區、展館展開。

  另一種是其他公園,夜游活動的路線設定主要基於此前園內生物觀察的經驗,在一些夜行性動物較常出沒的區域開展探索。

  在上海動物園,重點是伺候好那些“夜貓子”。以鄉土動物區的豬獾為例,考慮到它們善打洞、喜穴居,飼養員准備了大量枯死或仿真的中空樹干、樹樁,還准備了木絲、樹葉等至少3種“席夢思”,讓它們自己挑選,在白天做個好夢。

  到了晚上,飼養員事先塞在石頭縫或埋在池塘邊淺土層裡的狗糧、肉糜,誘使豬獾忙個不停。這些簡單的進食障礙,能對它們產生有益刺激,發展行為多樣性,避免刻板、不自然的表現。

  在夜間,游客有時發現豬獾居然會主動靠過來。其實,這是飼養員在參觀面一側設置了菜地,種了豬獾愛吃的根莖植物,既引導豬獾進行了正常的夜間採食行為,也讓游客在更近距離觀察它們,一舉兩得。

  對於大多數上海城市公園而言,上海動物園豐富的動物資源是難得的。如何提高夜游活動的質量,也就是增加游客與夜行性動物“邂逅”的頻率,一度讓一些“底子”不厚的公園苦惱。

  在辰山植物園,一種叫“昆虫旅館”的設施正在安裝,目的是吸引不同昆虫住進來。

  比如,馬蜂喜歡的竹筒,蚰蜒、蜈蚣喜歡的鬆果、落葉“地毯”。觀察到蝙蝠、燕子等小動物后,園方放置了蝙蝠喜歡的木箱(內設多道縫隙,讓蝙蝠可以倒挂),在屋檐下用水泥做了燕子巢。

  不過,房子搭得好還不夠,讓公園裡的生物資源“底子厚”,才是讓市民游客能見到更多野生動植物的關鍵。

  在共青森林公園,近年來種植了大量結果較多或有蜜源,且受小動物“歡迎”的植物,如:桃花、海棠、無患子、烏桕、向日葵、過路黃、葉澤蘭、金葉風箱果等。

  辰山植物園還集中種植了一批馬兜鈴,它們是多種蝴蝶幼虫喜愛的食物,此外,香樟、女貞、醉魚草、枇杷等植物也是小動物的心頭所好。

  在上海植物園,園方盡可能選用高效低毒的無公害農藥,減少病虫害防治對生態產生的負面影響,為保証“暗訪夜精靈”的效果,每年春末至夏末,園方還在主要活動區域盡量避免噴施農藥,使“虫況”比較活躍。

  舉個例子,薄翅天牛雖然是害虫,但在特定的觀察期內,公園為了讓更多人認識它,在其主要活動區域盡量避免噴施農藥。

  這些年來,盡管園方想盡辦法在不降低活動質量的前提下增加活動的場次和名額,但依然無法改變開放報名后名額被“秒殺”的狀況。

  能不能再多增加些?對此,共青森林公園園容科王海超表示,這得根據公園本身的地理條件和接待能力來確定,還必須考慮到目前的接待量是否會對園內的動植物造成影響甚至是傷害。

  據介紹,每一場公園夜游活動都嚴禁使用強光源,減少對野生動物的干擾,未經領隊允許,嚴禁觸摸、捕捉動物和採摘植物。

  比如,在共青森林公園尋找螢火虫時,所有游客需關閉光源,閉上眼睛數60秒,能適應黑暗環境后,才被允許帶入螢火虫的活動區域。7月3日的一次夜游活動中,孩子們發現的螢火虫超過了100隻。

  隻有在一些開闊且虫況好的地帶,領隊才會支起白布和明亮的燈光,吸引昆虫停靠,形成天然的“黑板”。

  少部分受近距離接觸影響較小的生物,領隊會用專業燈具,短暫直射,供大家觀察。游客也可以在領隊的指導下,嘗試接觸,比如聞紫茉莉的香氣或蝽分泌的臭味,又或者觸摸甲虫堅硬的體表等。

  此外,雖然大部分公園的生態環境都比較好,但有山有水的環境也增加了夜游的危險性。

  專家表示,夜游路線要嚴格控制,比如隻走公園主干道、草坪、灌木叢,遠離郁閉度高的樹林,因為那裡是鳥類的家園,人的喧鬧和光照會驚擾到它們,夜游活動還需要孩子有一定的理解能力,所以4歲以上,尤其是小學生比較適合。

  說起公園夜游活動,1994年開放的新加坡夜間野生動物園一直是業界的垂范。

  除了是世界上第一個專為夜間動物而設立的野生動物園,其更為人稱道的是設計精巧的布景和展現異域文化的精彩表演,園方根據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特點,主要圍繞亞洲動物進行巡游路線規劃,每年迎接超過100萬名游客。

  它還拉動了“鄰居”——新加坡動物園和河川生態園的門票銷售,構成白天和夜晚的旅游產品組合,繁榮了當地的消費市場。有很多人認為,它完美實現了野生動物保護與文旅市場開發的平衡。

  “生態環境保護與文旅產品開發有時候是不矛盾的,這對上海打造公園城市是一個很好的借鑒。”辰山植物園科普教育部部長王西敏表示,他以前在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工作,園內設有酒店,對參加夜游活動的游客十分便利,使他們有更充裕的時間去感受大自然的夜晚。

  目前上海開展夜游活動的公園都是“兼職”的,此前規劃建設時並沒有考量太多的夜間功能。

  專家建議,將來如果上海規劃專類的“夜公園”,香港金沙论坛!可以參考國內外的一些成功經驗,在公園內配套更有針對性的服務設施﹔現有的一些延長開放的公園綠地也有必要對軟硬件進行調整升級。

  “將來的生態空間規劃建設,也要重視‘夜家底’。”王西敏表示,上海近年大力推進公園綠地、綠道、生態廊道、森林等生態空間的建設,在建設中,可以埋下一些生物資源的“伏筆”,為野生動植物的繁衍生息創造有利條件。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上一篇:2021中国草原旅游发展大会将于7月30日在呼和浩特召开 下一篇:手机软件共涉及800多名事主 广东一虚假股票投资平台被端